聽打逐字稿工作經驗甘苦談 (9)

我在做聽打,在一場聚會上從朋友那聽到的一句話,一開始還很好奇什麼是聽打,是現場會議記錄嗎?還是什麼?我疑惑的問他,朋友針對我的疑問回答說:「聽打有很多種形式,他主要是配合聽聲音檔案將其轉換成文字。」,我又好奇問了:「那這個會很辛苦嗎?」,他接著回答一句:「看聲音的檔案跟個人誒,如果你想更了解的話你可以試著點開隨便一部影片,照著影片中的對話,試著將它打成文字試試看。」,聽到這裡,起初還以為是一個不困難的工作,直到我有次打開影片跟著人物中的對話聲,將他們的對話轉換成文字的時候,我發現我低估了這工作的困難度。

聽著聲音打成文字,這看是簡單快速的工作,其實一點也不簡單,更不快速,一般人講話,從聽到透過手指打字成文字,要跟上就已經是一件相當不容易的事,更別說會遇到講話連音,錄音設備問題,不懂的語言夾雜,環境的吵雜音干擾….等問題,當你覺得你以上問題都有辦法解決的時候,還有一項無解的問題,就是聽感疲乏!!當長時間耳朵不斷聽取聲音,同樣的音頻會讓耳朵的靈敏降低,進而影響到你在打字時的專注力,所以能長時間保持同樣的速度處理文字,更是難上加難,因此投入聽打這領域才深深覺得,聽聽對話打打文字不像字面上的意思那般容易。

正常來說10分鐘的對話,是不可能在10分鐘打完的,這是很多人也是我一開始的盲點,講話慢的邊聽邊跟是可以的,但講話語速快的往往要多聽幾遍,甚至是反覆確認,所以10分鐘的對話,花費的時間絕對不止10分鐘。

起初接觸聽打這領域,也算是在跟朋友聊天下,誤打誤撞進入的,後來朋友問我這工作會很困難很沉悶嗎?我倒不這麼覺得,我是認為雖然是個不簡單的工作,但也不全然都是沉悶,也是能從中學到一些東西的,從不同的案子中,可以接觸跟理解到不同領域不同族群的人,他們之間的想法及問題,所以也算是可以透過聽打的過程中,了解到平常你可能接觸不到的人他們在想什麼。

對我而言,聽打過程沈不沈悶,要看音檔中說話人的方式,有些人講話的語調聲音聽起來很舒服,在將對話轉換成文字的過程中,是不會感到沉悶或不舒服的,但當遇到講話很急,聲音很尖的人批哩啪啦地講一連串的話時,有時會萌生放棄的念頭,這時候只能穩住情緒,繼續慢慢地打下去。

總而言之,聽打不算困難,但絕對沒有想像中的容易,更沒有捷徑可以快速處理完一個案子,還是要一字一字打出來,跟著說話者的內容來轉換成文字,所以當有人問我聽打好不好做,我應該也是會跟我朋友一樣的回答:「你試著點開一部影片試打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