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打逐字稿工作經驗甘苦談 (3)

從小時候開始碰觸到電腦時,就對鍵盤有莫名的喜好,鍵盤快速敲打所發出的敲擊聲,是我耳朵裡美麗的音符,早期windows系統時的打字程式,是我的每天必玩遊戲之一,當時打字給我的訓練跟成果是,除了字能夠打的又快又正確外,標點符號跟語氣頓點也同樣具備,自此開啟我打字比同儕伙伴快很多的歷程,隨著求學階段不斷製作報告中,慢慢紮根這個基礎。

其實不太知道這個技術,實質上對我有什麼幫助,或許是網際網路聊天盛行時,別人只能一對一聊天,而我可以一對三甚至一對五聊天。會接觸打字員這個工作,完全算是因緣際會,感謝大學老師給我這個打工機會,讓我發現這項特長,一開始從碩士論文的訪談到之後的台語演講,漸漸開始萌生我對這份工作的興趣,工作時我會把自己想像成房子的基柱,如果交出去的東西太差,地基會很不牢靠,而這樣的房子也會一下就倒塌了,委託你的人也會一次就嚇跑,所以我在製作的同時,都會盡可能要求自己盡量正確,正因為基礎穩固,房子才能蓋的穩又漂亮,所以我的打字委託案件,一直以來都有持續維持。

必須說還是有很多不懂的地方,特別是在地方口音差異或是比較深度的專業座談,尤其是夾雜困難英文專有名詞的會議,是我最懼怕的,不過也因為這樣的反向學習,反而讓我眼界更因此而打開,工作帶給我的除了酬勞之外,成就感更是我最大的助力,讓我能藉由這份工作來肯定我自己。接到案子時,我會先約略試聽內容是否清楚,並查看時間長度,再決定我要以多少時間來完成它,畢竟白天還有工作,可以製作資料的時間,多數會是在晚上,所以時間的安排,對我來說格外重要。記憶最深刻的是,有一次接到大陸人士的訪談稿,一開始約略聽內容的時候,覺得整體還算清楚,應該可以花4~5小時就完成一小時的錄音檔,結果後來愈打愈挫敗,因為整段錄音裡,我可以清楚辨識的文字很少,少到自己非常沮喪,後來大概花了7小時才完成。

對於打字員來說,時間就是金錢,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正確完成,就能得到最大的收益,當然也不可能長時間坐在電腦前作業,因為人不是機器,不可能長時間維持作業狀態,能夠在工作與生活之中找到平衡,才能走的長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