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打逐字稿工作經驗甘苦談 (19) – 聽打讓我看到不一樣的人生、不一樣的知識領域

為了一圓跟孩子一起成長的夢,決定辭去工作,當一個全職家庭主婦,陪伴他們度過六年的快樂時光,隨著孩子進入國中、高中我開始有更多屬於自己的時間,便找了一份聽打的兼職工作。

一開始覺得聽打這樣的工作應該不難吧,不就是把語音變成文字,記得我第一次接到的案子是談輔具,應該是有關學術報告的內容,一位老師和兩、三位受訪者,當沒有畫面只有聲音的時候才發現大部分的人講話其實是很不清楚,尤其是年輕人,發音、咬字都不講究,所以很難分辨到底說些甚麼,我得來回聽好幾遍才能明白。

有一次接了一個討債的台語案件,而且還是好幾個年長者的聲音,雖說都是台語,但是有些地方的口音跟用語還真的讓我很傷腦筋,加上他們話都說不清楚,同一時間七嘴八舌搶話、吵架,為了把所有的人講的話一一分辨,來回來回聽、想、猜,再看看前後文,盡可能讓內容完整。

我覺得聽打很簡單但也不容易,常常會遇到的困難點就是錄音裡的人講話不清楚、口語聽不懂、語速太快、口音、同時說話或是遇到一些人名、專有名詞、英文……等等,花了很多時間上網查,但是我覺得它給我很不一樣的體驗,從開始到現在也接了30多個案子,包括檢調的詢問、夫妻的離婚、醫療糾紛、債務、詐欺、論文訪談……等,我覺得從這些案子中讓我看到很多不一樣的人生、不一樣的知識領域,每次趕完稿子都想先休息一下,但是每次又忍不住接了下一個案件,我想應該是我也從中找到一些樂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