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打逐字稿工作經驗甘苦談 (18) – 轉譯的範疇不會只侷限在單一或特定種類

從事兼職聽打工作已有一段時間,除了要了解時事,還要對口語表達有一定認識,我雖應徵接打的是台語案件,但大多還是以接國語為主,其中縱使有穿插一些台語,也多為一般口語詞彙,不覺得轉譯台語有什麼什麼困難,剛開始以為跟平時在家裡與長輩對話應該不會差多少,直到有次我有接一單完全台語案子,才徹底明白自己的好傻好天真,就算是在小小的台灣裡,台語還是有分很多地方口音,同一名詞、動詞,在各地方口音會是不同發音,不是所有人講的台語發音都是一樣的,我其實也不是什麼語句詞彙都聽的懂何況還要分地方口音,汗顏啊!只能透過古哥大神幫忙,一詞一句的尋找合適的轉譯文字,不免讚嘆台語的博大精深,所幸,公司也提供了最大的容錯度,只要盡力就好,讓我心存感激。

聽打這工作其實蠻有趣的,因為轉譯的範疇不會只侷限在單一或特定種類,我記得接過直銷公司的宣導長片轉譯,邀請公司已經是高層或是很厲害口條很好的領袖們一一演講,講述著他們是如何從低谷人生或是深耕很久的行業領域裡,跨足到直銷產業,是如何從完全不明白又害怕不夠透明的直銷體制及運作方式,到全身心投入並且相信直銷能帶給自己的成功與自我價值的實現,透過轉譯內容會發現,縱使我不了解直銷的營運模式,但是經過那些高層或已經身在高層的領袖,說出一些激勵人心的話,以及他們已經達成好幾個人生目標,並鼓勵聽者也努力,必定能朝人生成功方向前進,聽著聽著在當下也跟著覺得信心倍增呢!

記得有次是轉譯小孩也在場的譯文,印象特別深刻,當下聽著父母為了爭取與孩子同住的機會大吵一架,聽著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喊要父母別吵架,還哭喊著不是誰的錯,是自己的錯時,聽到孩子說出這樣的話,讓我很揪心,縱使年邁的長輩在旁緩頰,甚至員警到場也無濟於事,到最後發現爭吵無助於排解當下的狀況,很久之後才又找回理智,與孩子商量到底跟爸爸還是跟媽媽,這轉譯的過程,很容易就將自己的情緒陷進去,父母感情不睦失和甚至離婚,最無辜的還是孩子,藉此時刻提醒自己,不要讓孩子看到他最愛的人吵架,他可能不會因此而停止愛誰,但是他會停止愛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