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打逐字稿工作經驗甘苦談 (13) – 搜尋一個詞花過最長的時間竟要超過半個小時

聽打員看起來入門的門檻極低,只要能聽、能打字,最多再加上簡單排版,基本上要應付這個工作沒有甚麼太大的問題。但其實要把這個工作做好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事。

首先,聽力就是一個很大的關卡。倒不是說我的實際聽力有甚麼問題,而是我們沒辦法預測拿到的檔案的音質、說話的人的腔調、環境中的各式音效、說話的人數等等,更不用說話中穿插專有名詞、台語、客家話或是其他語言的。這些通通都會拖累到聽打員的進度。可能是要重聽好幾遍,依靠著內容、語氣還有邏輯推理等,再搭配聽到的音調推出可能的語詞,或者是上網查資料、問人。但是真的再聽不出來,我們也必須要遵守職業規範,不把音檔給其他人聽,甚至連轉述詢問他人可能的詞彙、語句是什麼都要很有技巧,避免把案主的隱私洩漏給其他人。

第二個聽打員的關卡是打字。除了小時候的鋼琴練習,擔任聽打員大概是我手指頭動得最快的時候了。因為聽打是論件計酬,早點完成稿件,代表我們這份工作的時薪變高了,所以時薪完全可以視自己程度而定,這種替自己加薪的感覺其實還蠻好的。為了加薪,當然就會更要求自己、精進自己。除了要求打字速度,聽打時更需要追求準確度。聽到不確定的字詞除了重複聽個幾次之外,有時可能還要使用google大法,搜尋各種可能在當下的語境中會使用的音近詞,再搭配上前後文推斷出最後比較可能的詞彙。國語、英語都還可以這樣查,但萬一這時候遇到的是其他方言,就沒那麼簡單了。

說來慚愧,我搜尋一個詞花過最長的時間竟要超過半個小時。印象中那是一個跟國際金融相關的會議紀錄,討論的過程中不時穿插著英文、簡稱、專有名詞還有特定的人名等,這些詞彙以往從來沒有出現在我的生活中。在剛開始,我每聽個三五分鐘就必須按下暫停鍵,再花上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查資料,呈現一邊手忙腳亂,一邊後悔自己為什麼常常接這種非自身專業的案子的狀態。但當案子進行到中段,越來越明白對話的內容、跟上發言人的節奏和思緒時,那種撥雲見日的快感就又把前面的緊張焦慮給抵消了。

最後來談一下簡單排版。排版真的不會太困難,大部分案主都會提供或描述一個固定的格式。但聽打員要怎麼把文字和格式依照自己的方法融合就是需要經過多次嘗試和經驗累積了。要先打文字後排版,最後再校稿,或者打字、排版、校稿三管齊下,還是其他的進行方法,通通都是依個人的作業習慣而定。

說了這麼多看似簡單卻充滿著細節的聽打員難處,但我還是會願意接下下一個案子。為什麼呢?這就留待下次再告訴大家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