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打逐字稿工作經驗甘苦談 (1) – 對時事要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在當逐字稿打字員之前,我是一個離開職場二十年的家庭主婦。平常雖然也使用電腦,但多半是找找資料,逛逛網路賣場,追追劇之類的,生活很平凡,但也很無聊。

開始接案之後,電腦成為我兼職賺零用錢的工具。因為接案的內容包羅萬象,舉凡歷史、法律、科技、醫學、藝術,經濟,只要是個人與群體之間會發生的大小事,都是我可能接案的範圍。因此接觸到很多我原來非常陌生的領域,好像跟這個社會又有了連結。

像有一次接到某研究院有關歷史的案子,因為主講人的博學,有一半以上的內容,都不是無知的我能夠聽懂的。因此,必須要一面GOOGLE,一面打字。打完這個案子之後,我好像也跟著學富五車的學者上了一課中國禮俗的文化歷史課。

也曾經接過法律課程的案子,一開始時,主講人說:「在之本子」,根本不知道倒底在說的是什麼「本子」?後來,才知道是在說:「債之本旨」。現在一些法律的專有名詞,我也變得熟悉了。

不過,也會遇到過一些特殊口音或是說話方式特別的講者。那就必須發揮耐心反覆地多聽幾遍。剛開始對,「醬」、「釀」、「表」、「隨」、「盪」,很不習慣,因為聽打的關係,我很依賴講者的發音。現在可以很自然的把「醬」打成「這樣」、「釀」打成「那樣」,「表」打成「不要」、「隨」打成「所以」、「盪」打成「但是」。

還有就是七嘴八舌式的討論,也常常會拖慢工作的速度,所以,辨別每個人的聲音特質,也很重要的,這是我到現在還常常被困擾的部分。

對於逐字稿聽打的工作來說,打得準確,比打得快要重要。通常我接到案子,我會先聽著音檔,單純聽打一遍,大概知道它的內容和參與的人,還有哪一些是一直重覆出現的重要辭彙。再來,就會依公司指定的格式,將內容帶入,順便訂正錯誤和特殊的專有名詞,並打上時間碼。雖然說,它不是一個門檻很高的工作,但是要有相當的耐心和好奇心。當然如果能對時事有一定程度的了解,那會讓工作進行的比較快又順利。

我很喜歡這個工作,跟其他的工作比起來,它不用通勤,當然也沒有複雜惱人的人際關係,時間又很有彈性,對於一個家庭主婦來說,它是我在打理家務和料理三餐之餘,另一個可以發揮一點小小才能的地方。我很樂在其中,當然我也希望可以一直做下去。